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方清·自由谈

一笔一划码字,一撇一捺做人

 
 
 

日志

 
 
关于我

实名博客。从业多家媒体。信奉“用事实说话,凭良知作文”。本博文字作品均为原创,纸媒转载请告之。联系方式E-mail:zhufangqing1968@163.com QQ:837315556(满),1511760409(满),1248321645谢绝闲聊!手机:13331604679(只收短信)。

网易考拉推荐

谁来拨开抚州爆炸案背后的疑云  

2011-05-27 10:25:49|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方清

半小时内三起连环爆炸案,矛头直指政府机关,共造成2死6伤和部分办公楼损坏的严重后果。这一共和国和平年代罕有的恶性案件甫一传开,国人震惊,舆论哗然。

据新华社消息,5月26日9时18分至9时45分发生在江西抚州市检察院、抚州市临川区行政中心、临川区药监局旁边的马路先后发生三起爆炸,经警方现场勘查和鉴定,已确定当场死亡者之一为犯罪嫌疑人钱明奇。钱明奇,男,1959年生,系临川区居民,无固定职业。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中。在当天早些时候,新华社英文电稿援引相关人士的话表示,嫌疑人制造爆炸的目的是“发泄不满”。

而在互联网上,钱明奇的许多相关资料迅速被网友寻获转载。尤其引人嘱目的是他案发前使用的微博,从中分明能够看出他从思想情绪变化到捍然作案的整个过程脉络。

从5月10日开始,钱明奇多次声称:“本人钱明奇,特大冤案至今十年未果,最后我会用实际行动讨回公平、正义”。此后他还提到:“是逼着百姓当红军”。有人询问在强拆场面中最简易的杀人方式,钱明奇说:“一步到位!自制定时、遥控多处连爆炸药”。

自5月21日以来,钱明奇更是不断向知名网友、律师转发自己的申诉材料,直指抚州有关方面“非法拆迁房屋”,“法官故意枉法裁判”,“给我造成200余万元损失”,“恳请关注、感谢转发”,同时他在转帖留言中多次提到“去天堂也要带上几个敌友同行”、“关注江西的近日特大新闻”、“救民付出一切”、“没有期盼,只有雪恨”等语,甚至说出“我该怎么办? 当初我没有向唐福珍、家正等人舍身保家抗腐那样做,今不想做第二个钱云会和徐武,逼迫我向董存瑞学习!”微博显示钱明奇最后登录的时间,是25日深夜零时59分,距发案不足9个小时。

应该说,钱明奇长期内心不平,苦心孤诣地奔走呼号甚至“明目张胆”地发泄不满与仇恨,正是引发此起爆炸案的导火索。而他采取的这种足以危害他人及公共安全的极端方式,明显超越了法治的框架,必然为法律所不容,也不可能被“正义”所认可接纳。网上关于此事件的跟帖中有着相当比例的网民对钱明奇寄予同情,不少人更直称其“英雄”,显然只不过一种复杂情绪下的偏激宣泄,当不得真。

但是钱明奇恐怕也称不上“恶魔”,因为与那些主观上极端自私客观上寻衅报复的犯罪有着较大的区别。钱明奇制造爆炸案显然有着“含冤”与“被迫”的成因在里面,而他的死已经为刑责付出了代价。那么此时此刻,人们实有必要关注此案更深层的东西,那就是除了钱之外,还有谁该为此事负责,谁来拨开笼罩在这起爆炸案背后的疑云?!

让我们不能回避的是,据媒体披露,钱明奇丧妻,有两子一女,均在外务工。他家境一般。1995年左右,因抚临公路改造,他经历了第一次拆迁,而2001年左右刚盖好的五层楼房又因京福高速而被拆迁。2006年1月12日,互联网上曾出现一个帖子,该帖指责相关政府部门、街道办事处、公路建设协调领导小组“故意压低房屋拆迁安置补偿标准”,还对抚州市临川区法院、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的相关判决表示不服。此帖留下两名联系人的电话,其中一个是钱明奇,另一人名叫丁梅金。值得注意的是,丁梅金的名字在抚州市《关于进一步加强信访工作的实施意见》也曾出现,2008年7月,青云街道办事处曾将丁梅金反映的拆迁问题列为“重大疑难信访案件”,并且要求“及时落实领导包案”,同时指定了两名街道干部为这一信访案件的包案领导和责任人。2010年11月,临川区政府办公室曾经出具了一份《关于钱明奇等人反映京福高速公路房屋拆迁安置补偿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答复意见书称,经双方协商,按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规定,实行货币补偿,按市场评估价格确定补偿……具体评估结果为:框架535元/平方米,砖木415元/平方米,简易110元/平方米……利息总额按拆迁补偿款总额的80%一次性给予补助(含内装修费用)。但钱明奇对此表示拒绝。

这便要打上一系列问号:抚州当地此起拆迁安置到底合不合理?是否存在“故意压低房屋拆迁补偿标准”的问题?钱明奇列举的当地主要官员“在2002年5月借修建京福高速公路之名,克扣征地拆迁款约计1000余万元以奖金私分”到底有没有?抚州市中院是否违法办案“有庇护被告的目的”?抚州官方是否合理对待访民诉求保持官民沟通渠道畅通……随着人为爆炸案的惊天上演,相关各方均为此付了沉重代价,那么事件背后的这些疑团极待打开,而不容继续模糊掩盖。只有将该案全部内情还原并公诸于众,才能使全社会真正从中获得正确启迪,汲取有益教训。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就在爆炸案发生前一天,抚州官方还在研讨如何“不断提高社会管理和群众工作水平”,当地主要领导强调要“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减少不和谐因素。”在此前数天,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追求理性从哪里起步》称:“理性是社会赖以生存的基础,理性建设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在现阶段,这个责任主要在社会管理者,在拥有更强实力、更丰富资源的组织和个人。”在爆炸案发生当日,人民日报《执政者要在众声喧哗中倾听“沉没的声音”》的文章更一针见血地指出:“让舆论哗然的事件,都肇始于被忽视的声音。不可倾诉、不被倾听、不能解决,如果不主动‘打捞’,太多声音沉没,难免会淤塞社会心态,导致矛盾激化。”伴随着钱明奇案的尘埃骤起,以上的声音显得更加有份量,而我们的执政者到底又应该做些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68)|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