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方清·自由谈

一笔一划码字,一撇一捺做人

 
 
 

日志

 
 
关于我

实名博客。从业多家媒体。信奉“用事实说话,凭良知作文”。本博文字作品均为原创,纸媒转载请告之。联系方式E-mail:zhufangqing1968@163.com QQ:837315556(满),1511760409(满),1248321645谢绝闲聊!手机:13331604679(只收短信)。

网易考拉推荐

维稳官员自杀前受到哪些折磨?  

2011-04-23 11:00:33|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方清

4月20日,山东聊城市阳谷县维稳办副主任陈国庆,用自带的尼龙绳在办公室吊扇上自缢身亡。阳谷县警方排除他杀可能。陈留下的遗书中说,“没有这个单位,没有这个编制,怎么能任命一个干部呢?使我失去单位,并将很快失去工作,使我失去生命,折磨得我没法活下去。”(新华网)

根据阳谷县委宣传部通报,死者陈国庆今年50岁,2009年下半年,时任信访局副局长的陈国庆多次向组织提出,要为其解决正科级。“根据其要求,结合实际,经信访局全体人员推荐,组织部门考核,2010年11月,陈被任命为县维稳办副主任(正科级),不再担任信访局副局长职务。”“县维稳办系正科级事业单位,和信访局合署办公,主任由信访局长兼任。”通报说,陈任副主任并如愿解决正科级后,“非常满意,对分管领导多次表达谢意。”

不到半年时间,由副科级升到正科级的陈国庆,竟然从“非常满意”迅速跌落到“折磨得我没法活下去”的境地,以致自杀身亡。如果单单将此事归结为意志薄弱、精神抑郁等个人原因,怕是不靠谱的,因为这里面的确有诸多对其施加“折磨”的外因的痕迹可寻——

首先,据陈国庆生前朋友讲,陈有妻、女和80多岁老母,平时为人老实,低调,谨慎。让人难解的是,“老实”的陈国庆生前任上居然敢多次公开伸手要官,要求扶正。这种明显违反干部提拔任用原则的不合理要求,却又得到了所在部门一致通过,全员推荐,组织考核,一路绿灯,终令其如愿以偿。而这一过程却分明传递出一种不正常的信息,就是:陈国庆政绩表现其实不错,早该提拔重用,但受制于官场潜规则,非到本人开口求官,才迫使组织上做个顺水人情予以成全。而这对于一贯老实的陈国庆,不正是一大“折磨”吗?

其次,陈国庆“非常满意”地升职后,很快又对工作调整耿耿于怀,认为“任命是违反原则的任命”。之所以发生这么大的逆转,想必与他面对的客观因素有关。而他遭遇的升迁处境之不容乐观,恐怕内行人都能看出点名堂。信访局,维稳办,一套人马,两块牌子,陈国庆费劲巴力捞了个正科,却仍要受制于“双料”一把手的掌控,原来信访副局长的官衔还丢了,几乎等于是个有职无权的摆设。他才50岁,“老实,低调,谨慎”了N多年,这就被打入坐等退休的阵营,于他不是又一大“折磨”吗?

再次,“维稳办”是个神马玩艺儿,相信仍有许多人说不清,道不明。总之普通百姓不喜与其打交道,在这里面当个什么长啊主任的,大概也远不及其他掌钱掌权的政府官员光鲜。更兼“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在中国政府的预算中,根本没有维稳这一项”(摘自不久前新华网署名文章《捏造“中国维稳预算”缺乏基本常识》);在由财政兜底的“三公消费”无限膨胀的时代里,在政府预算中根本不予考虑的维稳领域中,在连红十字会这样的公益机构都离不开“万元餐费”滋养的当下,“维稳办”可不就是形同陈国庆所言“没有这个单位,没有这个编制”吗?他的处境焦虑、内心折磨,以致于抑郁痛苦,悬绳自尽,往极端一点说,恐怕正是环境赐予他的必然的悲剧。

悲哉也欤,陈国庆!

  评论这张
 
阅读(35006)| 评论(1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