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方清·自由谈

一笔一划码字,一撇一捺做人

 
 
 

日志

 
 
关于我

实名博客。从业多家媒体。信奉“用事实说话,凭良知作文”。本博文字作品均为原创,纸媒转载请告之。联系方式E-mail:zhufangqing1968@163.com QQ:837315556(满),1511760409(满),1248321645谢绝闲聊!手机:13331604679(只收短信)。

网易考拉推荐

“风水书记”转为低调的三大猜想  

2010-10-16 08:37:22|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方清

13日,“风水门”的主角———重庆市江津区委书记王银峰曾在专题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欢迎把录音发到网络上。不料,两天过去了,当众多网站真的遍布录音的时候,王银峰不出声了。从14日到15日,国内诸多媒体纷纷致电王银峰,希望采访他对已公布到网上的录音的看法,但王突然由13日的高调变为极其低调,没有再接受采访。(10月16日《成都商报》)

虽然是转为低调,但王书记一度公开表达的底气十足的“余音”犹在,“有本事就发到网上来,”“大家都看过《潜伏》,(录音)可以剪辑。剪辑了也没关系,他放到网上,今天大家也看到我本人了,也听到我的声音了,看看他们录音到底是什么”——对于出自人民信赖的官员如此掷地有声的“叫板”,人民怎么能不对其下文充满期待。

重庆楼盘挡风水续:江津书记要求公布录音

按照常理,此时此刻的王书记是太有必要做跟进表态的。此前媒体曝出他的“风水论”时,他坦言自己一夜之间变成了“大灰狼”,“如果我在这个地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区委书记根本不敢面对,显然我是不称职的。”于是“鼓励”报料者将录音发到网上以证清白。孰料录音真的上传网络后,反馈到听众耳朵里的除了“风水论”,还有“作对论”,后者更加让人大跌眼镜。而我们的王书记却突然噤声了!

虽然这不能排除王书记在不久后仍然有话要说。但是,就在这反常的沉默的当口,却不能阻止人们对事件引发出无限的联想和感慨。我个人就存有三大猜想——

其一、王书记遭人暗算有苦难言?

若干年来,最容易与官员衍生出贪腐丑闻的敏感词汇,“开发商”仨字算做其中最耀眼的一个,多少官员或明或暗被其撂倒,也无须一一列举了。显然,王书记不在此列,他甚至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带着录音笔跟书记谈话”。一方面自诩没授人“把柄”,另一方面又一厢情愿地与心计多多的开发商坦诚相见口无遮拦,这大概就是王书记不慎掉进“风水门”的难言之瘾。

而王书记更大的失策,恐怕还在于过于“天真”,没有把开发商想像得更“坏”。当事发后,他还在“叫板”公布录音资料,兴许他是在估量对方做事情不至于“太绝”,这在那段录音中“要想跟政府玩的人,我们陪到底”即能找到佐证。然而结果不仅再次事与愿违,且把书记推到了更高的风口浪尖。

但是这样就能解释得通吗?恐怕也难。开发商为何如此“猖狂”地对书记不依不饶,而书记本人似乎落入了“陪玩不起”的境地。恐怕事件本身深藏的更大的隐情,远比现在流露出的几句言论更加复杂沉重,确需假以时日才能终见分晓。

其二、王书记正在亲自出演一幕揭示官场文化的“行为秀”

录音中那句“你懂不懂风水?在这个地方你的建筑起来了,就挡了政府的办公楼。这里是衙门!”一度引发论者或网民万千遐想,直批当前官场存在的热衷和迷信风水的浮燥之气。然而“录音门”曝光后,关于“风水”的讨论迅速转向更高的层面,那就是疑似王书记所言的“作对论”——“你知道重庆为什么打击黑恶势力不?你知道什么叫恶不?跟政府作对就是恶。”

这句在公开层面极其罕闻的震耳“箴言”,传递出的牵动民心的信息岂是“风水”之类可堪比拟。因为,它已经远远超出了人民长期以来形成的心理认知的底线,尤其是近半个多世纪以来人民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那点自信和尊严,大有倾刻间毁于一旦之势。“官贵民贱”、“民不跟官斗”等等这些在中国存在了几千年的魔咒,经这句发自“书记”的口头演绎,让多少草民顿觉希望远离,阴霾难驱。

然而这又不难从现实中找到许多铁的印迹:政府强拆致人自焚,国企欠薪民工拜神,作家揭丑身陷囹圄……这些都是信手拈来的新鲜实例。“跟政府作对就是恶”,善恶是非,如此泾渭分明。生存在这样的文明古国,人民只有当好“顺民”的份。而官吏们,大可以高高在上,为所欲为。将中国独有的“官场文化”无限发扬光大!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王书记此前对于质疑的公开“叫板”,以及事后的默然噤声,甚至将来的继续“为民公仆”,只不过是他无意中亲自出演的一幕揭示官场文化的“行为秀”而已,都是合情合理且再正常不过的。因为他始终代表着人世间最大的“善”,没有什么力量可以跟他“作对”的。

其三、王书记出现了“抑郁症”前兆?

这是一个消极的猜想,借鉴的是已有的非个别案例;为了使我的观点表达全面,不得以而用之。

众所周知,近年官员自杀率上升,而患有抑郁症自杀的官员所占的比例也迅速抬高。仅官方公布,今年就先后有省高院副院长、市检察长、县委书记、县长等等级别人物因抑郁症自杀。

当然必须申明,我这里绝无诅咒王书记的意思,草民哪敢犯上“作对”。实在是因为偶翻医学书籍,那上面对于抑郁症的表述虽很复杂,但其中包括的情绪容易反常、精神运动性迟滞和激越、记忆力减退、语言表达逻辑性下降等,显然是能够与王书记目前表现找到一定关联度的,说明他出现了“抑郁症”前兆,对此绝不可掉以轻心。因此建议王书记下一步请病假,好好康复一下。当然更权威的诊查结论,还须就教专业医生来做出。

专此颂安,伏讫尚飨。

  评论这张
 
阅读(244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