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方清·自由谈

一笔一划码字,一撇一捺做人

 
 
 

日志

 
 
关于我

实名博客。从业多家媒体。信奉“用事实说话,凭良知作文”。本博文字作品均为原创,纸媒转载请告之。联系方式E-mail:zhufangqing1968@163.com QQ:837315556(满),1511760409(满),1248321645谢绝闲聊!手机:13331604679(只收短信)。

网易考拉推荐

周立波冯小刚炫富的真实用意  

2010-12-01 10:14:14|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方清

周立波、冯小刚堪称中国的两位顶尖牛人(因为周立波最近牛×的程度超过冯导,故将其排名暂时靠前),而两位之所以这么牛,一个非常明显的事实是被钱给烧的。这不,就在近日舆论口水纷飞之际,他俩不失时机不约而同不无骄情地亮出各自的底牌,那语气意境简直如出一辙——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天我的票房刚好破亿!”“有那么多人在骂暴发户,又有几个人会不想,像他们那样的有钱呢?爆发是以能量为前提。你没能量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11月28日周立波微博)

“一从事风险投资的朋友问我有无勇气拍一部不赚钱的电影?我告诉他这确实是非常有风险的投资,因为我要从头学起,稍不留神赚了钱岂不前功尽弃?他说,我们可以在合同里明确约定,如影片赚钱则视同违约,需加倍赔偿。为迎接挑战,我构思了若干故事,经评估均有赚钱嫌疑。我绝望了。艺术家真不好当啊!”(11月28日冯小刚微博)

周立波冯小刚炫富的真实用意 - 朱方清 - 朱方清·自由谈


牛,的确是牛。一个票房过亿,那感觉何止一个爽字了得,连“暴发户”这个带有贬义的冠戴都主动拽过来扣到头上,无比受用,还外带把愚民或穷人们奚落一通;另一个为“实在拍不出不赚钱的电影”而肝肠寸断,都陷入“绝望了”。这两个“艺术家”的惊世骇俗的优越感如果不经自己的嘴巴道出,常人哪会想像得到他们的幸福已经如此跃上了云端。

只不过,周立波为一个亿就欢腾成这样,也太没出息了一点。慢说国内亿万级的有钱人多如牛毛,如果个个都出来这么显摆一下,不得把穷人们愁死。而偌若比尔盖茨先生也具备这种牛×的胸襟呢,那恐怕整个地球都要惶惴不安,非搅得提前爆炸不可。所以,周立波的“爽”,的确与“暴发户”无异,而且带有严重的病态。

至于冯导,拍电影想不赚钱都难,当然值得沾沾自喜的。以这种超牛的资本或者心态傲立于被他誉为“婊子的行业”,貌似无人能敌,因此实在也找不出不爽的理由。但是可惜,尴尬与落寞有时候也会不请自来,前些日子那个金马奖没有授予他太太,便让人看到了一个男版“怨妇”的惊艳表演,而谁说这类“不爽”的经历,今后就绝不再有呢?

因此说,周立波冯小刚炫富,绝非他们故意出丑露乖或者只为标榜好心情,恰恰是他们内心极度虚弱且郁闷的缘故。那目的,无非是要榨干自己的本性,以期找回各自内心深层的失落。

因为,大凡“暴发户”,往往都是些福薄命浅之徒,用老成持重的富翁的话说,其实是载不住财的。他有了点钱就必然得瑟,必然瞧不起没钱的人,而最后也必然陷入败路。而真正的富翁懂得,财为无源之水,其实就在万千大众之间。周立波现在叫嚣“我的节目只给上层人准备的,‘公粪’们不必来看”,殊知生意场讲究“来的都是客”,四两不嫌少,千金不为多,你这样自筑篱笆,不是等于在自掘坟墓吗?但很显然,无论周立波还是冯小刚都一定需要赚更多的钱,绝不至于干出撵客的傻事。只不过可能在他们看来,泱泱大国,人口无数,老子何必装孙子把人人都伺候着,得罪一批,剩下的也够把我吃香喝辣地养活,怕他作甚——而这种傲慢与偏见,正是典型暴发户的浅薄与短视。

当然我的意思绝非给“艺术家”们建言献策,以利他们迈向更富有。只是想说事情的另一面,那就是周立波冯小刚们看似闹腾得欢,富得不能自持的样子,其实是骨子里穷乏得很,非要通过爆雷语、炫个性、发矫情使自己持续迄立于聚光灯中,从而攫取更大的收益和回报。仅此而已。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引用一个生活场景,与周、冯们的表演实有异曲同工之妙。说的是,小时候在农村,家家私用的茅房都供养着几亩薄田。每逢大清淘时,呕熟的黑乎乎的脏物便是秧田菜地的上好肥料,培育出的庄稼用今天的话来说,绝对“绿色”。只是那时候对其实在并无半分好感,因为大粪在装满两只脏兮兮的粪桶挑往田地里泼撒的时候,臭气浓重,漫天弥散,如若处在上风口,那半个村子的人大都是不时捂起鼻子,着实要恶心反胃地强忍好一阵子。此种“泼粪现象”,在当下的娱乐圈也有着真实的反映,那景象就是:偌大一个中国,一十三亿人口,这该是多么一大片绿油油的“庄稼地”呀!甭说你毕竟是花了巨资拍摄出来的电影,费劲巴力搞出的搏人一笑的清口,即使是搞个土得掉渣的皮影戏,或者干脆来个杂耍,只要选好“上风口”,占据能够辐射最广的至高点或圆之半径,然后运用五花八门引人入胜的现代手法爆炒起来,保准遍布四面八方的有效受众量绝对少不了。那些引颈观望者,自然“顺风”拿下。那些望风而逃者,恐怕也来不及遮眼捂鼻,或多或少要“接收”些印象或气味。这,就高度契合了庄稼人的“迎风泼粪”原理。

于是便想多说几句。即使非农民,大概也不难理解大粪越是原汁原味,散发的气味就越浓烈的物理效应。而作为演艺人物,当然熟知作品的价值必然包括传播手法的叠加效应以及后者所占的份量。但作为一次性消费品,受众没有预先感知的自由,无论其好坏、优劣、香臭,都只能被动地接受,却无法像闻到大粪一样快速采取逃遁的策略。而如果艺人们过分倚重自身所处的优势地位,不是在提升作品正面的“原汁原味”方面着力,而是精于在扬“粪勺子”上做文章,那他永远也摆脱不了农夫或暴发户的本相,虽然也能得逞且风光于一时,甚至N时,但更长的时空一定会证明,其实他当初真莫如去改种庄稼。

而在整个娱乐圈愈演愈烈的“迎风泼粪”现象,则蔚为大观。一些女明星主动炒作艳照、绯闻早已司空见惯,一个比一个撩人。她们怀个孕,生个娃,与不明身份的异性下趟馆子,或者突然宣布购置了豪宅,都莫不被拿来连篇炒作,无限放大。更有辟谣,申诉,欢喜,发怒,或真变假,或假成真,弄得粉丝们像数不清的无头苍蝇,左冲右撞,东奔西突,好不热闹。而这些表象的背后,则通常能见某大腕复出,某大作投拍,某大片发行,或某大功告成正要开庆功party。如果说与农民伯伯扬大粪偶有不同的话,顶多只不过往工作场所喷洒了点儿劣质香水以掩人鼻息而已,内在的真实通常仍然是臭不堪闻。

其实在我看来,充斥娱乐圈的各种雷人雷语雷事,固然有一定的个人正当秉赋的成分在里面,但剥去那貌似“率直可人”、“公明大义”或“损己利人”等花俏的伪装,仍然逃脱不了哗众取宠、为实现自己更大野心或利益的嫌疑。为什么呢?只因他们处在“上风口”地位,而对大多数的受众而言,从中接受到的真实的“气味”与“养份”不仅无益,实则有毒。恰如泼向庄稼的大粪,惟一的好处,是让施予者只待苗肥果壮,然后好遍地尽情地收割。

从整体上来看,在追名逐利成为时髦、全社会风气一片浮躁的时代,人们甭妄想担负着文化引领重任的要人、精英们会自觉超凡脱俗,别具一格。恰恰相反,他们正是造成这一切局面的一支主力军。放眼四望,既享有光鲜地位,身价又日益飚升,一边游曳自如,八面玲珑,一边却不断翻唱着“高调”、“反调”以及“滥调”,上可承接体制,下可操弄民意者之流,不正是这些所谓的“名人”或“文化人”吗?人们普遍对官员腐朽文化看得很清,愤恨有加,但其实许多文化人比官员甚至还少些制约,越来越恣行无忌。教授开价10万与弟子交换论文通过、潜规则女学生甚至曝出“日记门”等类挑战公众极限的糗事已不新鲜。而更多的文化人争相采取的通用手法,则是仍用“文化”的道具,极力奉行“迎风泼粪”之实。其中既有绝佳的名利“好处”,而偌大个中国,正是热衷并精通各种炒作之法的名流大腕们大显身手的好舞台。所谓江湖阔,林子大,田地广,庄稼多,占据有利地势者们只须小小的伎俩,即可广种薄收,哪怕冒点风险,出点小格,说些胡话,使个损招,即使百人舍之九十,还有数以千万计为己所图,足够一人滋润自在了。所以也难怪世上弹丸小国难于扶持出巨星名擘,而港澳台地区的各路神仙纷纷“北望神州”,同垒谐趣相得益彰,正是在无声地阐释着这其中的奥妙。

当然,“迎风泼粪文化”也非万能药,可能管用一时,决难长久嚣张。因为它本身既包含了“污人自污”的副作用,同时又能不断警醒处在“下风”的人们学会辨别,进而产生抗体,使之失去肆虐的土壤。当然人们又不必被动地等待下去,而应该敏锐地张开嗅觉,尽早变得聪明起来。

“二钢”为何不救周立波一把?

如果周立波像比尔盖茨那么富有 

超女王贝整容致死缘于一念之差

老师跪学生是中国教育之耻

“杀鱼弟”的眼神为何如此犀利?

北京“三成小姐转行”背后的疑问

  评论这张
 
阅读(8985)|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