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方清·自由谈

一笔一划码字,一撇一捺做人

 
 
 

日志

 
 
关于我

实名博客。从业多家媒体。信奉“用事实说话,凭良知作文”。本博文字作品均为原创,纸媒转载请告之。联系方式E-mail:zhufangqing1968@163.com QQ:837315556(满),1511760409(满),1248321645谢绝闲聊!手机:13331604679(只收短信)。

网易考拉推荐

哈尔滨父子3人自焚抗拆迁是受谁纵容?  

2010-11-30 10:56:47|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方清

29日上午,在哈尔滨市阿城区阿什河街道城郊社区的拆除违章建筑现场,三名男子点燃身上的汽油冲向执法人员。现场的消防队员及时将火扑灭,并将其送往医院救治。目前,三名男子无生命危险。(11月30日东北网)

值得注意的是,此起“抗拆迁”事件实无正义可言,并且其背后明显存在着受人纵容的嫌疑——

依据当地官方新闻通报会披露,此拆迁地块为西林钢铁集团阿城钢铁公司工艺结构优化升级项目,西林钢铁集团已通过招拍挂程序取得了该地块的使用权。该地块占地29万平方米,涉及动迁村民123户,截至目前仅黄德全一户未动迁。黄德全原为阿城区城建处党委书记,1995年以2900元的价格获得原阿城市阿什河乡城郊村(现阿城区阿什河街道城郊社区)一组0.88公顷的五荒地50年使用权,同时又占用近1公顷五荒地,实际占用1.8公顷土地达15年之久,并在该地块未经批准建设了112平方米建筑,用于盈利性经营。西林钢铁集团阿城钢铁公司依法取得该地块使用权后,阿城区有关部门委托专业评估公司对黄德全实际占用的1.8公顷土地及建筑物评估作价105万元,但黄德全认为价格过低,提出1000万元补偿要求。

不难看出,原为阿城区城建处党委书记的黄德全,“超前投资”的意识是很强的。15年前以2900元拿下一块荒地,然后再违章多占一点,再在上面不经审批盖点房,这便使得这块个人“资产”在15年后急剧升值,政府出资至105万元巨额拆迁补偿款,相当于原始投资翻了几百倍,他都不干。不仅阿城区城管局三次对其下达限期拆除违章建筑通知书,公安局、土地局、街道办等部门多次做工作皆无效,而且父子三人不惜采取自焚的方式与官方相抗衡。其“维权”之举的确够“给力”。

这就让人很是费解了。黄德全的早前投资获得的荒地只有0.88公顷,后来私自多占面积以及违章建房都是事实,为何阿城有关部门仍然按照1.8公顷土地及建筑物评估作价105万元给予当事人补偿?难道因为他是“前城建官员”才给予特殊照顾不成?

众所周知,私人非法占地和不经批建的无籍房都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武汉市黄陂区后湖村一些村民与外来人员擅自填湖违建,共建了几十栋楼房总面积达9万平方米。近日武汉市发起最大规模的一次强拆行动,迅速让其土崩瓦解,虽然也闹出部分居民抗拆事件,甚至发生有人驾车撞伤数名城管人员的严重个案,但官方披露依法拆除违规建筑,被拆居民不会得到任何补偿。

那么,阿城当地对“前城建官员”的拆迁处理,实在是已经做出了没有原则的让步。但这并没有换来对方的“知足”,而是连私占地、违建房的“损失”都计算在内高达105万元的补偿款,仍被认为出价过低,“前城建官员”非提出千万元补偿要求不可,不达目的便不惜“以死相抗”。这种情形一出现,又反过来显得当地官方实在是太不“给力”了。

而我们通常看到的是,普通百姓合法的土地或房屋被规划拆迁,却得不到国家或地方政策明确规定标准的补偿,而官方又善长“做工作”,或者干脆公然施压,往往是纠集几十数百人,警察保安与推土机一起上,有时甚至趁住户夜间熟睡,强行将其拉至野外,然后转回来房子就变废墟了。这才逼出一桩桩跳楼、自焚的惨剧。相形之下,阿城的此次针对“前官员”的合法拆迁,却表现得如此大度而礼让,的确让人匪夷所思。但可惜毕竟仍然酿出了事端。

事实证明,执法者对于法律准绳的任何偏颇失度,都容易导致恶果。阿城父子3人自焚抗拆迁事件,不能不说隐含着官方一再退让纵容的成分。当初当事人多占荒地、私建房屋的行为不被制止,此后涉及拆迁又理不直气不壮,居然将其不法资产合法化,不顾法理地给予巨额补偿,难道这不是一种滥用公权的包庇和纵容吗?而此性质正与施于那些利益受损的寻常拆迁户的暴虐趋同,后果都是诱导或逼迫当事人心态失衡,从而走向极端。

哈尔滨父子3人自焚抗拆迁是受谁纵容? - 朱方清 - 朱方清·自由谈拆迁领域乱象丛生,还不知有多少新鲜怪异的版本出笼。究其根源,行政权力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发放拆迁许可证的权力和强拆裁决权都集中于行政部门,在政绩趋动下,行政权力又极易凌驾于公民权利之上,其中衍生出种种随意性与乱象,也就不足为奇了。而备受众望的《新拆迁条例》“千呼万唤不出来”,实在是件令人焦虑的事情。 

        老师跪学生是中国教育之耻 

        “杀鱼弟”的眼神为何如此犀利?

超女王贝整容致死缘于一念之差? 

金马奖给冯小刚上了一剂眼药

范冰冰“中国无豪门”的潜台词

韩寒为何不如郭敬明会赚钱?

北京“三成小姐转行”背后的疑问

  评论这张
 
阅读(171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